1. <bdo id="bvgdb"><dfn id="bvgdb"></dfn></bdo>

    <tbody id="bvgdb"><div id="bvgdb"><td id="bvgdb"></td></div></tbody>
            1. <bdo id="bvgdb"></bdo>
            2. <track id="bvgdb"><nobr id="bvgdb"></nobr></track>
              <tbody id="bvgdb"><nobr id="bvgdb"></nobr></tbody>

              1. 微信掃碼


                全國熱線
                0350-3043399

                  園林工人扮靚忻州城

                  分享到:
                  點擊次數:604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12日11:38:36 打印此頁 關閉

                      2016年12月26日,省政府正式命名忻州市為“山西省園林城市”。

                      忻州城的居民,有的也許并不知曉自己居住的城市獲得了這個稱號。但每一個忻州城的居民,對城區綠化、美化的感受卻是觸目可及、實實在在。

                      清晨或是傍晚,人們漫步在林蔭道上,置身于草坪、綠籬之間,享受的是閑適和愜意;駕車上下班疾馳而過,也許早已對道路兩旁的景致熟視無睹。忻州城區目前綠化面積400多萬平方米,在花樹滿眼的亮麗風景背后,園林工人付出了怎樣的辛勤勞動?當他們精心裝扮這個城市的時候,在他們中間又發生了哪些酸甜苦辣的故事?

                                                          這個營生不簡單

                      忻州城區綠化管養實行社會購買服務管理模式,即由忻州市園林管理局面向社會進行公開招投標,選擇具有綠化資質及專業管理水平的公司進行綠化養護,市園林管理局負責對各類綠地的管理。記者采訪的豐澤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現有員工160余人。負責光明街以北、九原街以南、東起云中路、西至慕山路的綠化面積85萬平方米的養護。

                      人們常說環衛工人是城市的“美容師”。如果把這個稱呼冠之于園林工人,也許更加貼切,更加實至名歸。

                      綠化管養首先是個技術活兒。好多人認為,綠化管養,不就是澆澆水、剪剪枝、噴噴藥嗎?只有當你比較深入地了解這個行當后,你才會由衷地感嘆:這個營生不簡單!

                  忻州城區的綠化苗木,大致由四個部分組成。喬木類主要栽植銀杏、國槐、油松、白蠟、青楊、垂柳;灌木類主要包括榆葉梅、矮櫻、金葉女貞、連翹、紫丁香;綠籬,也即成行密植、作造型修剪而成的植物墻,主要有綠色的膠東衛茅籬、水蠟籬,黃色的金葉榆籬,紅色的矮櫻籬;地被類植物除草坪外,還大量栽植景天、鳶尾等開花植物。

                  每一種植物的生長習性各不相同,綠化管養就必須因“類”而異。市園林管理局制定了詳細、具體的上百條養護標準。比如:綠籬修剪上小下大,籬頂、二側籬壁三面光。樹木樹冠完整美觀,分支點合適,枝條粗壯,無枯樹死杈,過冬前新梢木質化。主側枝分布均勻,內膛不亂,通風透光?;▔?、花帶輪廓清晰,花期一致,邊緣整齊,覆蓋率95%……一個“管”,一個“養”,豐澤公司接受采訪的技術員說,要是詳細介紹,一天一夜也說不完。

                  這里只說說修剪和除蟲。

                      喬木修剪不僅僅是為了美觀。有的高大喬木,不及時修剪植株就會老死。修剪這類喬木時,要采用剪、鋸、疏、捆、綁、扎等手段,或短截、或剪口、或摘心。整形效果除符合樹木的生物學特性外,還必須與周圍環境協調。此類修剪除技術指標要求高以外,還是一個危險的重苦力活兒。熟練工人有時一天只能剪一株,剪下的枝葉能裝滿一輛中型汽車。

                  蚜蟲,忻州人稱“油汗”,蟲情爆發時其數量增長呈幾何級數,如果不能及時撲滅,幾十個小時后就會鋪天蓋地。有一種害蟲叫“皂角幽門虱”,有一年爆發的時候,基本上覆蓋了利民街的路面。

                  殺蟲以藥物防治為主,人工或機器噴灑低毒、低殘留的殺蟲劑。近年來豐澤公司嘗試采用生物手段殺蟲,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在城區某些路段,行人有時會看到園林工人往樹上“貼膏藥”。瓢蟲是“皂角幽門虱”的天敵,“膏藥”里放置瓢蟲蟲卵,孵化后可以有效地起到殺蟲作用。

                  有些樹種,離開了天然的生長環境在城市不易存活,即使存活后也面臨一系列對生命的威脅,比如油松。

                      豐澤公司管養范圍內栽植有約5000大油松,小油松更是有十幾萬株。對這些油松來說最常見也最致命的褐斑病和松針銹病。

                      油松褐斑病也叫立枯病,是油松幼苗時期容易感染的病害,發病時出現褐色的長條形斑紋,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漸擴大,最后幼苗的根會呈現紅褐色,苗根的皮層會逐漸腐爛、干枯直至死亡。松針銹病危害的是松針部位,表現特征為松針枯黃脫落。被感染的油松還會出現生長緩慢的癥狀,嚴重時會導致油松死亡。

                  這兩個“油松殺手”危害嚴重,其致病原因卻是因為真菌感染,腐酶菌、鐮胞菌以及絲核菌、黃檗鞘銹菌通過孢子傳播,發病時如果遇上風雨天氣,會大大加快孢子的傳播速度,簡直令園林工人猝不及防。這兩種病害一旦爆發,豐澤公司就是全民總動員,大兵團作戰,連續幾十個小時巡回噴藥。天氣預報一有風雨,豐澤公司的負責人付為仁就喜憂參半——雨水固然可以澆樹,但如果恰好遇到感染高發期,一場風雨就意味著全體員工一兩天的不眠不休。

                                                               園林工人真辛苦

                      概括地說,農民一年要做四件事——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園林工人一年大約也是四件事:春澆、夏剪、秋補、冬防寒,除蟲還排不上號。

                  農民澆地一年澆幾水,鋤了地就可掛鋤頭,還有農閑季節可以外出打個工。園林工人不行,那四件事得天天做、時時做。

                      比如春澆,說是春澆,其實一年四季都在澆,日化夜凍時要澆越冬水,冰雪融化時要澆解凍水,進入夏季必須隔三岔五澆,一些處在特定生長期的植物甚至一天澆兩水。

                  健康路西延道路西側有段15米高、近1公里長的護坡,護坡傾角60度以上,新栽了爬山虎。為了確保新栽植物成活,園林管理局先是要求隔天澆一次、一天澆一次,最近又要求一天澆兩次。護坡高且陡,日常的人工作業根本無法進行,只能用類似消防車上的噴槍噴水。兩名工人在車尾操作,噴出的水龍浸濕護坡后迅速流下匯聚到排水渠。烈日當頭,噴水車巡澆一次,往往是澆到最南面,開始澆的最北面護坡土地表面已見不到什么水分。在一片近似立面的土地上澆水,水分不易保存且土壤容易板結。松土的時候,園林工人只能腰系繩索垂吊而下——他們的辛苦沒有白費,爬山虎全部成活,此地段不久將成為一道壯觀的“綠坡”。

                  除了防蟲,城鄉結合部的防火任務也相當艱巨。冬天天干物燥,道旁綠籬與農民的莊稼地間雜草叢生,有時候一個煙頭就能釀成火災殃及綠籬和植株。每年火災易發期,豐澤公司的園林工人硬是在綠化帶和莊稼地之間打出一條2——5米寬的隔離帶,并每天著人巡查。

                  蟲情高發期單靠人工噴藥已不能遏制害蟲的蔓延,這時候只能動用機械。盡管噴施的是低毒、低殘留的藥劑,但白天大規模的機械噴灑難免對行人、車輛造成不便。豐澤公司晚12點至次日凌晨4點出動車載噴霧除塵炮,再熱的天操作工人也得穿上只露出眼睛的防護服。

                  付為仁說,工人們再辛苦些也沒啥,但……提起人為的有意無意的損壞,他的表情簡直就是痛心疾首。

                      有開門店的嫌植株妨礙停車,不敢明目張膽破壞,就使出損招——趁夜深人靜之際挖開培土環剝樹皮,十幾天后,植株樹葉枯黃慢慢死亡。有開飯店的嫌綠籬礙事,趁人不注意往里倒泔水。有的司機隨意停車,經常撞壞植株和綠籬。他們開車一走了之,園林工人還得替他們背黑鍋——路過的不明真相的群眾會說,損壞成個這也沒人管!在城鄉結合部,有的農民把隔離帶的草坪挖掉種上蔥。特別是在和平街小蘆野段,附近有人為了過馬路方便,屢屢破壞護網、踐踏草坪。

                  公司每天著人巡查,但百密難免一疏。有時候正好碰上了上前勸說阻止,臉皮薄的說聲對不起訕訕走開。遇到不講理的,園林工人被辱罵甚至推搡也是常有的事。

                  為了及時發現被損壞的綠化工程,市園林管理局與市環衛處及幾家管養公司共同建起了園林環衛互動平臺和園林綠化監督平臺,再加上忻州的“隨手拍”,通過收發微信,可以及時知道什么時間、什么路段綠化被損壞。通過照片和小視頻,可以直觀地看到被損壞的程度。豐澤公司得到信息后,都是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該整理的整理,該補栽的補栽。

                  豐澤公司實行標段網格化管理,將所有管養范圍分成三個片區,所有人員分成三個隊10個組,每個網格確定管養人員,責任到人。公司日巡查、周檢查、月總結、季評比、年總評 。

                  為了“管活、管旺、管美”,園林工人誤飯、加班、熬夜基本是常態化。也正是這樣的常態化,忻州城才得以綠化、美化、園林化。


                      以生態優先、民生為本、環境優化為抓手的“五城聯創”,其目的就在于提升城市品位、優化投資環境、改善人民生活質量,建設健康忻州、美麗忻州、宜居忻州。我市以“公共綠地建設精品化、道路綠地建設景觀化、庭院綠地建設園林化、生態環境建設自然化、人居環境建設宜居化”為目標的省級園林城市的成功創建,其實只是一個階段性的成果。如何保持這個稱號,如何在硬、軟件方面不斷提升,依然是考驗城市園林部門乃至我們每一個城市居民的課題。忻州的園林工人為創建省級園林城市做出了太多不為人知的貢獻,每一個忻州人都應該銘記他們的付出,尊重他們的勞動,盡各自的微薄之力,把忻州建設、裝點得更美麗。

                  忻州日報記者    郭劍峰   宮愛文

                  上一條:豐澤園林綠化工程有限公司開展職工安全生產知識培訓 下一條:潤澤莊園
                  边吃奶边摸下面做视频